旧版网站|English|利安达国际

新闻中心

工作研究

左北平:关联企业破产,建言最高院《纪要》

作者:左北平

来源:微信公众号(破产法快讯)

发布时间:2018-03-17

 

2017年12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在深圳召开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分析《企业破产法》实施十年来破产审判工作遇到的问题,并对有关经验成果进行了总结。2018年3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发布了《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

《纪要》第六部分以专题讨论纪要的形式,对关联企业破产中相关问题的处理意见达成共识,强调要立足于破产关联企业之间的具体关系模式,采取不同方式予以处理,这是对当前国内破产实践中该类问题的积极回应。本文拟就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的相关问题提出以下商榷意见,以供理论和实务界同行参考。

一、纪要第32条规定“当关联企业成员之间存在法人人格高度混同、区分各关联企业成员财产的成本过高、严重损害债权人公平清偿利益时,可例外适用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破产方式进行审理。”笔者认为,在对审慎适用关联企业合并破产方式的表述中,“区分各关联企业成员财产的成本过高”的表述不够妥当,应当删去。

理由如下:

(一)构成关联企业实质合并的法理依据是:法人人格高度混同,企业法人财产和意志的独立性丧失,导致债权人公平清偿的原则受到损害。由此可见,区分财产的成本高低与否不是判断关联企业是否实质合并的法定理由,不应列为判断标准之一。

(二)在实务工作中,关联企业通过不当交易或不当控制所导致的经济事项,只要通过专业的审计程序,就能够实现甄别区分的目标,并不存在技术上的障碍。

(三)在实务工作中,关联企业通过不当交易或不当控制导致的财产混同往往已既成事实,无法恢复原状,且关联企业可能同时达到破产界限,是否区分关联企业已无实际意义。

二、《纪要》第33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查实质合并申请过程中,可以综合考虑关联企业之间资产的混同程序及其持续时间、各企业之间的利益关系”,笔者以为,此种关于实质合并申请审查的表述不够恰当,其本意可能是强调要关注关联企业人格混同的广泛性、持续性,因此,“混同程序”应改为“混同程度”。

三、《纪要》第37条规定“适用实质合并规则进行和解或重整的,各关联企业原则上应当合并为一个企业。根据和解协议或重整计划,确有需要保持个别企业独立的,应当依照企业分立的有关规则单独处理。”笔者以为此种关于实质合并审理后企业成员存续的表述过于原则和笼统,难以适应破产实务中关联企业合并重整的需求。笔者建议赋予实质合并审理后企业成员以存续权,赋予相关利益主体的自由选择权。

理由如下:

(一)从破产法的立法精神看,企业破产重整以恢复企业持续经营为目标,企业主体通过重整程序获得再生。目前,虽然国内对于企业实质合并破产并无明确的法律规定,但在处理过程中应体现破产法的立法精神。因此,否定关联企业法人人格,将其合并为一个整体,并对其资产债务进行整体的分配清偿,应理解为法院为实现公平偿债目标而采取的临时措施,此种措施不应直接影响到各相关主体通过破产程序以恢复健康法人治理机构的后续存续权,应赋予相关利益主体自由选择权。

(二)在实务工作中,关联企业可能涉及多个行业、多个业务板块、特殊经营生产许可等诸多情况,如果简单地将具有不同的市场功能和定位,甚至具有特殊行业许可或独特市场网络资源的企业合并为一个主体,势必会对企业的重整价值和营运价值产生巨大的影响,可能人为降低企业重整成功的可能性。

(三)赋予实质合并企业后续存续权,并不影响破产重整下公平偿债目标的实现。从理论上讲,破产重整是企业现有财产的估值与重组方或债权人进行合理对价谈判,再对企业债务进行偿债安排的过程。从操作层面看,完全可以合理对接存续后主体的资产负债及相关权益的调整,只需调整其股权结构,即可与现行的企业工商登记制度有效衔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文作者:左北平,男,1968年生,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破产管理人课题研究组组长,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首批资深会员,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研究员,国际破产协会个人会员,江西财经大学会计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资深会员(FIPA),多次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参加世界会计师大会。左北平长期从事企业清算与重整业务,具有丰富的破产实务操作经验。自1996年起,参与企业清算与重整案件60多宗,独立担任破产管理人组长案件16宗,是注册会计师行业较早涉入破产领域的资深专家,多次担任国内大型企业破产重整项目负责人。

 

发布人:利安达 发布时间:2018-03-17 阅读:198